第六卷火在烧 最终章 自己选择的幸福
作者:唐镜 更新:2019-09-24

世界树的诞生,改变了整个世界。

用罗宾的话说,魔法的时代也许还会延续百年,千年,世界上的元素,正无时不刻地重新回归到世界树之中,尽管生物个体、魔晶石、炼金金属和魔药植物,本身依旧还保留着那些元素,但是一旦老者已矣、魔法生物和魔药植物逐渐灭绝、魔晶石和炼金金属逐渐消耗,这个世界上的魔法,终究只有消亡一途。

罗宾想过,当世界树完全回收了世界上所有的元素,那么这个世界,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穿着一身灰色长袍的罗宾,一脸疲态地站在新近建成的浮士德炼金大学主楼的楼顶,呆呆地凝视着天上的星星,阵阵凉爽的夜风吹过,罗宾右手摸了摸有些酸痛的脖子,近些日子,他正和一帮学院派出身的研究狂们,研究着元素循环再生系统,希望留给后人一些魔法的种子,不过,这种东西,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搞出来的,这两年里,罗宾的进度不算大。

罗宾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了,当初,他和卡莲和莉莉丝共享了人类本来就不长的寿命,尽管他平日的保养不错,但是罗宾发现,自己已经开始有白头发了。而卡莲和莉莉丝,虽然容貌依旧如同少女般美丽,但是她们的身体越来越弱,这几年,大多是在白鹿城郊外的别墅内疗养。

“和这个宇宙比起来,和知识的永恒比起来,人类的生命,真是短暂啊……,罗宾幽幽地发出了一声轻叹,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只精致的琉璃瓶来,里面荡漾着闪烁着荧光的液体,罗宾稍稍抿了一口,眼中也多了几分神采。

这是精灵王国出产的生命之泉,多少具有延年益寿的功能。只是,生命之泉的产量相当有限,而且伴着世界树的重生。精灵之森的生命之泉,也逐渐出现了干涸地情况。

不过,在特尔撒大帝的软硬兼施,以及卢克这位精灵外籍亲王夜夜牺牲色相吹枕头风的努力下,每年,罗宾都能得到一些生命之泉。不过,绝大部分都喂给了卡莲和莉莉丝……

特尔撒。数年前,靠着闪电战的战争手段,以及和幻焰皇族后裔联姻的政治手段,终于成功征服了幻焰帝国。并拿出了罗宾交给他的血焰大帝国金印,自称血焰大帝国的继承者。复辟了血焰大帝国。

特尔撒地祖先,曾经无比担心哈特曼家族推翻血鹫王国,复辟血焰王朝,可是他们想不到的是,特尔撒,这位曾经谁也不看好的小胖子,这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庸人,代替哈特曼家族复辟了血焰王朝,成为了兰斯洛家族历史上最辉煌地帝王……

罗宾小心地将剩下的小半瓶生命之泉,重新塞入怀里。看着白鹿城中。那万家灯火。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
罗宾如今最遗憾的,不是自己的研究进度不大。而是他和卡莲,莉莉丝,一直没有孩子。不知这是不是命运地嘲弄。当卡莲和莉莉丝拥有了完整的肉体后,罗宾努力耕耘,却一直没有种下种子,这几年,罗宾和两女的身体状况都不好,生孩子的计划,估计要彻底破灭了。

若不是知道。当初自己在幽雅身上留下了种,罗宾差点就以为自己那方面不行。

“幽雅……”如果她把孩子生下来,现在,也差不多会站了吧?”罗宾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又重新朝着实验室那儿走去。

世界树诞生之后不久,罗宾原先所在的地下王朝,发生了一场叛乱,黑暗精灵的叛乱,原因,自然是黑暗精灵不满罗宾的地位,不希望地精控制了地下王朝的经济和工业命脉,当然,也有莎蒂亚个人感情因素在里面。

当路斯菲尔德和一干漆黑之蛇地成员,将还在睡梦中地罗宾绑在了莎蒂亚女王面前时,忍受不住爱情煎熬地莎蒂亚女王,只是轻声问了一句。

“罗宾,在你的内心底,有没有……曾经……甚至一点点喜欢过我。”

罗宾地回答很光明磊落,在死亡的关头,罗宾反倒没了顾及,实话实说:“莎蒂亚,如果我当初能够早一点遇见你,我想,我不会对你的情意无动于衷,你的热情,你的付出,足以打动任何男人的心,可是,我的心,如今已经被我的两位妻子填满。我想,我们三人的灵魂,即使是回归了世界树,也依旧会紧紧相依。”

听到罗宾回答的莎蒂亚女王,没有愤怒,只有一种宁人怜悯的欢喜,她微笑着喃喃着“他心动过”、“他在意过……”

而那一夜,当罗宾和两位“母亲”被抓后,机灵的摩卡摩卡,为了报仇,居然趁着地下王朝的混乱,靠着罗宾制作的几件魔法道具,解除了不少黑暗精灵豢养的地狱族外籍军成员,并以此为内应,帮助大批地狱族生物爬出了火山口,占据了地下王朝下层的几座地下城,最终,被老冤家黑龙精灵一族给堵住了去路。两族的恩怨,似乎还将延续千万年。

可惜的是,这位一心为了帮罗宾的摩卡摩卡,在那一夜,却被自己招来的某位地狱魔王,当了补充魔力的点心,被生吞活剥了。这或许就是叛徒的下场吧?

更值得讽刺的是,在控制住地狱族的逆袭不久,地精一族的代表和黑暗精灵达成了协议,地精以交出大量财富和工业体系的代价,安全赎出了罗宾和他的两位妻子,并换得了几片荒原,建立了纯粹的地精王国,和黑暗精灵分道扬镳。

和黑暗精灵再也没有了交往的罗宾,自然,也和幽雅失去了联系。虽然罗宾也曾拜托常来看自己的小白小雪,去帮忙打听黑暗之蛇组织的事情,但是紧随地精脚步,自立建国的黑龙精灵,如今也和黑暗精灵处于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,自然也打听不到什么……

“哟,老师!这么晚了,您还要去继续实验啊?”半路上,罗宾遇到了乔治,这位炼金术的天才。如今不过才十五六岁,却已经将罗宾的那些魔法理论啃得差不多了,如今已经是浮士德炼金学院最年轻的教授,最近正在攻关将魔导刻纹移植到人体上的课题,虽然和罗宾的项目不同,但他的研究,也是为了将魔法时代地影响留得更深远一些。想给后人留下点什么。

看着精神抖擞的乔治,并不算大的罗宾居然冒出了一句,“你们年轻人就是好啊,熬几个夜跟没事人似的。我现在一熬夜身子就受不了了……”

“老师,那你就回去陪陪两位师母啊?“乔治笑得阳光灿烂。“老师您才三十几岁,怎么就说自己老了呢?是不是……和两位师母的夜生活太多,把身子给掏空了?”

“你个人小鬼大!”罗宾笑骂着敲了一下乔治的脑袋,“我可不比你,十五岁的时候就跟比自己大十岁地女人结婚了!我当初也是看走了眼,居然把你个小色狼托付给了霍拉小姐……”

“老师,是霍拉姐自己忍不住诱惑我这个,弟弟,的!”乔治笑得有些邪恶,罗宾也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,又和乔治交流了一下双方的研究进度,这才回到了实验室。

实验室内有些空荡荡的。大部分研发人员。此刻都已经回去休息了。只有罗宾地老搭档,现代蒸汽坦克的发明者。所有血焰帝国装甲兵都要感激地地精麦蒂,正专心致志地蹲在实验台边上,两眼死死地盯着实验台上一台铁皮盒上浮现的元素流运转轨迹,手上还不停地做着记录,他的实验报告纸已经用了一沓,可还是不够用,最后,他居然脱下衣服当记录纸用了。

罗宾的脸上,再次浮现出做炼金实验时才会拥有的狂热,他整个人忽然来了精神,拿了几沓报告纸和一瓶墨水,交给了手忙脚乱的麦蒂……

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,本来只想记录点数据就回家的罗宾,最终又熬了一夜。他现在就躺在自己的私人马车上,马车的颠簸,让他的困意加速袭来,晕晕沉沉地,罗宾被带到了自家门前,城郊森林旁那湿冷地空气,让罗宾打了一个响亮地喷嚏。

“嗯……这股魔力波动……”罗宾地元素嗅觉依旧敏锐,他轻声喃喃道:“那两个小鬼什么时候来的?”

罗宾这边正笑着,一位曾是宫廷侍卫长地老管家,已经跑了出来,一边扶着头重脚轻的罗宾下车,又说道:“老爷,昨天下午那会,小白少爷和小雪小姐特意来看您了,两位夫人和他们聊得很开心,气色也都好了许多……”

“老爷,您可要注意注意身体啊,别总是熬夜。平日也要多陪陪两位夫人……管家继续唠叨着,这种唠叨,罗宾至少也从不同的人口中听到十几遍,而罗宾也只是笑着点着头,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大门。

“老爸,可想死我了!”刚一进门,已经长得英俊挺拔风度翩翩足以当男公关地小白。展开双臂和罗宾亲热地搂了搂。

“爸爸。我们来看您来了。”亭亭玉立的小雪。倒是很规矩地站在一旁。她穿着带着黑暗精灵风格的紧身皮衣,那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实在是令人心动,更让罗宾感叹,龙族血统对发育的影响真是厉害。

“夫君,孩子们千里迢迢来看你,你居然又夜不归宿,真是……

当罗宾和小白小雪走进自己的卧房时,坐在床沿的卡莲,很是关心地嗔道。她的精神不是很好,那纯白色的连衣裙看上去有些肥了,或者说,卡莲有些瘦了。

莉莉丝一脸慵懒地窝在被窝里,整个人萎靡不振,见罗宾进房,没好气地哼道:“老公,你又说话不算话,你答应过我们,昨天晚上一定早点回家……亏我们还等了你一晚上……困死我了……”

看着憔悴的卡莲和莉莉丝,一阵心酸,急忙走到了床沿,双手紧紧搂着卡莲和莉莉丝,“我不是说了嘛,平时我要是忙就别等我了……你们的身体垮了,我会伤心的……”

“夫君你比我们更辛苦,我们更担心你的身体……”卡莲欲言又止,倒是莉莉丝接过话头,“老公,我知道,我们的时间不多,你总想要在短暂的生命消失前。给后人留下点炼金术的遗产,可是你这么累自己,只会让你的时间更不够用……”

小白和小雪,在一旁看着,心里都有些戚戚然。

小白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尽量让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说道:“老爸。我们这次,又给你带来了不少补身体地好东西……”

小雪忽然冷不丁地问道:“爸爸,妈妈,如果能够让你们再选一次。你们还会选择,分享那短暂的生命吗?”

“我们愿意!”罗宾。卡莲和莉莉丝居然齐生生地应道,很快,三人又拥抱着笑了起来。

小雪沉吟了许久,这才感叹道:“爱情,真的会让人变笨啊……

房间内,不时传出阵阵欢声笑语,此时的罗宾,虽然所剩下的生命短暂,但是,他的确是幸福的吧?和许许多多长寿但一生空虚无聊地人比起来。罗宾的生命。无疑是充实而快乐的。

或者说。人的一生能享用地幸福有限,正是因为罗宾的寿命缩短。这才能体验到如此浓郁地幸福感吧?

生命和幸福哪个更宝贵,这个问题,也许世界上最智慧的哲人也难以解答,虽然世界上有着许许多多不幸的短命鬼和幸福的长寿者,但是如果真的让你在幸福和生命面前,做出一个单方面的选择,这无疑是困难的。

正如七煌宝树——世界树的交易一般,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幸福,没有不付出便能拥有的回报,罗宾所做地,在许多人眼中无疑是愚蠢而迂腐地,但这地确是他自己的选择。和当初如同行尸走肉般空虚地生活比起来,现在的罗宾,感到自己,是无比的幸福。

就在罗宾等人享受着天伦之乐时,他们的神色,忽然齐刷刷地一紧,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,两股不弱的灵魂波动,正朝着此地迅速靠近,而且,都带着一种深深的恨意。

到底是谁来了?

罗宾有备无患的拿出了几个防御卷轴,将整个房间都布下了防御障壁,小白和小雪,此时正持着本属于莉莉丝和卡莲的夜魔之镰和引导者魔杖,那若隐若现的龙威,倒让身子孱弱的卡莲和莉莉丝有些受不了了。

“老爸,我和小雪先出去看看!”当众人都感觉,那两股灵魂波动都停留在别墅大门前时,小白拉起了小雪,有些紧张地朝着门外走去。

虽然罗宾的面子很大,血焰大帝国、精灵王国、龙族、银色联邦、黑龙精灵、地精王国……甚至一直陷在战争泥沼中的矮人王国,都和罗宾有着或深或浅的交情,但是,想杀罗宾的人,也不是没有,这几年,就有过几次幻焰帝国的保守派、旧教廷的狂信者以及其他势力的刺客,来袭击过罗宾。

“这样的灵魂波动,还有这股气息,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……罗宾的心里感觉有些怪异,想了想,便加强了房间内的防御障壁,让卡莲和莉莉丝等着,自己也朝着门外走去。

此刻,和小白小雪对峙的,居然是一对看上去才十二三岁的龙凤双胞胎,黑色的眼瞳,黑色的头发,那稚嫩的可爱面容,却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冷静和憎恨。

少年身穿一身黑色的紧身衣,手持一柄犹如流水般的软剑。这种软剑的风格,和罗宾平常所见相当不同,在崇尚巨剑大刀主义的大陆上,也只有香格里拉帝国,才会出产这种更像是柳条的细小软剑。

少女则穿着香格里拉风格的术士长袍,双手抓着一些黄黄红红的纸条,纸条上的魔力波动规律很怪异。罗宾听说过,那是香格里拉的术士开发的一种叫做“符咒”魔法道具,使用方法和魔法卷轴倒是有相通之处。

“罗宾在哪里?”少年用生硬的大陆通用语冷冷地问了一声,那软剑此时,也仿佛随着风轻轻动了起来。

“你们找罗宾干什么?”小白可不敢小看这两个小鬼,虽然这两个小鬼的实力,离他和小雪还有点距离,但也不是弱者。

“我们要杀了他!”少女还带着点童音,朝着小雪柳眉一挑,似乎看小雪那挺拔的胸部很不爽。

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,双方剑拔弩张,似乎随时都会酿成一场血案。

“他们的身上,怎么还带着点龙族的灵魂波长?”罗宾暗暗想了想,又看了看小白和小雪的背影,忽然想到了些什么。

“你们的母亲,”是不是叫做幽雅?”罗宾犹豫了一会,还是开口问道。

两个小鬼脸色很明显地变了,那少年更是惊讶地对少女说道:“碎心,这家伙怎么知道妈妈的名字?”

那少女皱了皱眉头。“夜枭,这家伙一定就是罗宾!那个害妈妈偷偷哭泣的坏男人!”

“碎心……夜枭……”罗宾的脸上,忽然冒出了一种释然地笑容,他居然摇着头苦笑道:“兰斯,当初我吸收了你的生命精华,结果和你一样,要么不生,生,就一炮双响!难怪他们身上有龙族的气息,难怪他们发育的这么快,难怪他们的力量不一般……兰斯,你可留给我四个儿女了!”

“喂!什么一炮双响?你们到底认不认识罗宾?”夜枭的小孩心性又冒出来来,毕竟,他的心理年龄,只有五六岁。

碎心也有些茫然,“夜枭,妈妈没教过这种情况啊……咱们是不是回家问问?”

“不行!咱们是偷跑出来的!要是让妈妈知道我们去找那个罗宾,肯定会打死我们的!那些叔叔阿姨也真是的,让他们帮忙查查那个罗宾在哪里,只是告诉我们个地址……”

“夜枭,你就别奢求了,那些叔叔阿姨可是冒着被妈妈处罚的危险,帮我们的……”

两个小鬼身上已经完全没了杀气,此刻正你一言我一语的拌起嘴来,小白小雪看得都偷偷发笑,而罗宾也完全没了防备,慢慢走上前去,伸手想要去摸摸两个孩子的头,但是两个小鬼却慌张地躲开了。

罗宾笑了笑,半蹲着,对着两个小鬼笑道:“这样吧,叔叔陪你们回趟家跟你们的妈妈解释解释,叔叔保证,看到我,你们的妈妈,一定不会处罚你们的。”

“凭什么?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?!”碎心这个小傲娇把头一扬,嘴巴嘟起来,煞是可爱。

“就凭……叔叔我认识你妈妈,也认识那个罗宾。”罗宾忍着笑,继续说道:“到时候,我说服你妈妈,让你妈妈跟你们一齐来杀罗宾!……”

与此同时,香格里拉极东的大海上,风云密布,海浪滔天,雷声阵阵,靠海吃饭的渔民们都感叹老天爷不给人活路,看这架势,这几天又不能出海打渔了。

一道惊雷从天而降,仿佛将世界都劈成了两瓣,几个渔民忽然看到,有一片乌云变得仿佛血染一般通红,接着,乌云居然朝着周围散去,天空,也好像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,一群模样怪异的大鸟,发出了阵阵嗡嗡的声音,出现在了天空之中,它们的翅膀一动不动,更能喷出一道道徇丽的火线,互相厮杀着,随着一阵阵雷鸣般的巨响,被火线喷到的大鸟居然纷纷炸裂成了碎片,落在了海里。

“那么大的鸟,看这潮流……等浪停了,大家一起去捡鸟肉吃!”渔村的村长看到这一副光景,激动地用颤抖的声音,对着饥饿的渔民们呼喊道……

(——全书完—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