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话 魔法演奏
作者:轩溪 更新:2019-09-24

四只雕像,剑意四掠,光剑如月影一般,朦胧冷峻,镜根本就捕捉不了他们的攻势。 冰冷的石像此刻仿佛鬼魅附身一般,手中两把长剑肆意击杀他们三人,面对蛇信而来的攻击,镜顷刻间已是击退了两只石像的致命一击,手中没有利刃的镜,此刻只有被动的防御,他没敢贸贸然反击,因为他的身后还有莉娜,况且还没摸清石像的虚实。

而另外两只雕像正在此起彼伏的追杀纳乐,也不知道是它们从未遇见逃跑的对手,还是纳乐逃跑飘逸,总之攻击总是在关键时刻,被纳乐一一躲过。

石像的几次攻击险些划伤镜,他暗暗的觉得,自己的速度似乎比之前快了许多,可以同一时间避开四只雕像的攻击,比起刚刚的哥布林战士,它们棘手了很多,不仅数量多了许多,而且他们的攻击似乎总是能找到对手的弱处。

兔起鹄落,镜已经和四只雕像交手了数招,原来它们各自有着自己的攻击特点,就在镜思绪紊乱的刹那,四只雕像交错着如同十字斩,映向了他,鲜血迸溅,镜的胸前实实被留下了一个十字血伤。

镜捂着胸口,急急退开数步,莉娜连忙祭起冰刃驱开那四只紧追而来的雕像。

这时镜忽然觉得全身发软,头痛如麻,那种感觉又来了,真是不是时候,被黑衣男人打了一掌以后,时常出现这种声音,黑暗的深渊,阴阴的传来让人发麻的声音。

“啊!!!!”镜头痛欲裂,大吼一声,房间四周的灰尘居然被震的簌簌而落。

离他较近的莉娜,分明看见镜的眼睛如同野兽般的透红,他捂着头,脸上也因为疼痛变得有些扭曲,让人心生恐惧。

随后一阵黑茫,从镜的体内沁出,将他团团包裹,莉娜想要靠近看个究竟,可是黑茫越来越强,将她拒之在外。

这个场景和之前天的黑暗骑士变身很是相像,莉娜着急的呼喊着镜的名字,声音被黑茫断然隔绝,镜只感觉周围一切的东西慢了下来,莉娜一次次拼命冲过来,却一次次被那层黑光抵开。里面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,只是渐渐传出镜痛苦的喊声。

黑光妖娆着镜的身体,当镜的痛苦声渐渐消去的时候,黑光随即幻化成了血红色,猩红的血色光芒,稍纵即逝,而这时那几只雕像朝着红光未散的镜,飞驰而去。

然而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的攻击,就在接近红光的时候,雕像的石头身体上被红光笼罩着,停止了行动,红光像是藤蔓一般,慢慢的将石雕困住,随着六声石头炸裂的声音,他们纷纷化作尘埃,落在水晶地面。

而此时镜身上的红光也消失了,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的人,直直的站在当中,像是恶魔一般,头盔里两只眼睛正透出血色光芒。

莉娜跑了过去,她不知道镜怎么了,但看见这副见所未见的黑色变声,像是恶魔一般,身上散发着煞气,她想去看个究竟,可是镜忽然转面相向,透出红色血光的双眼,像是恶魔一般盯着她,让她忍不住停住了脚步。

谁也没有想到镜居然会变身成黑暗骑士,这种邪恶的变身除了纳乐在独然厅见过,莉娜是从来不知道的,镜朝着就进的莉娜缓步走去,身上诡异的铠甲沉沉的踩在地上,水晶地面伴随着他的步子,慢慢变黑。

他一跃落到了莉娜的眼前,莉娜双眼迷惑的望着他,她想要跑开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身体动弹不了。

“大小姐啊,快跑啊,那小子走火入魔了!他要撕你衣服来了!太下流了,这个混蛋!”纳乐大声喊道,他急忙寻找出口,按照黑衣男人的说法,雕像被打败以后,就会显出出口,可是此刻哪有出口的影子。

莉娜直直摇头,他不相信这是镜,更不愿相信他会伤害自己:“格兰斯,是我啊,你醒醒!!”

但镜似乎不认识她了,他缓缓的举起手来,莉娜不知道他要干嘛,但是这个动作确实吓坏了她,她努力的用手捶打着镜伸过来的手:“你走开,你要干嘛!我是莉娜啊!你疯了么!?”

这些话没有丝毫作用,镜还是自顾的将穿着黑色铠甲的手落在了莉娜的身上,红光随之而出,将莉娜团团包裹,她的眸子也被妖艳的红光映得通红,惊悚在她的眼里打转,他似乎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格兰斯,一阵灼热感随着镜的手落在身体上,疾风雷霆般传来。

“啊!!!!”灼烧感让莉娜忍不住,脱口大声叫喊出来。

“放开我,格兰斯,你个混蛋!”莉娜踢打着镜,可是后者如同山岳一般,未曾动摇,他死死的抓住莉娜,红光越闪越烈。

镜不管莉娜的踢打和喊叫,命悬一线,顷刻间,一段琴音,徘徊在了水晶屋里。

是纳乐,只见他握着那把鲁特琴,修长的手指,拨弄着琴弦,琴音恰似宁静的月下,寂寥的湖面,让人听了,心中淡淡然有些平静。

奇怪的是,纳乐这次的琴弦上,泛起了闪闪星光,随着琴音而出,这些蓝色的星光朝着镜扑面而去。

镜听到纳乐的琴音,捏紧莉娜的手也有了些松散,附耳倾听着这潺潺琴声。

纳乐一面投入的演奏着,一面示意沉侵在琴音中的莉娜,但是莉娜似乎已经置身于美妙琴音中,根本没有注意到纳乐的示意。

随着蓝色星光越来越多,镜身上的黑色铠甲,慢慢的化作黑雾冉冉消失。

原来这乐谱,还有这功效?纳乐心里暗想,这是他上次从一个乐谱贩子那里偷来的乐谱,本来只是觉得作曲很好,一直没机会使用,原来是安抚心灵之用,而且居然还是魔法乐谱,真是赚翻了,想起那个人气急败坏的找乐谱,就开心啊,别人的钱财乃本大爷的身外之物。

镜身上的黑色铠甲慢慢褪去,他跪倒在地上,拼命的喘着粗气。

“看来本大爷也是个青年才俊啊,真羡慕你们这么年轻就认识我了!”纳乐停止了琴声,嘻哈的笑着,陷入自恋,不可自拔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