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天尊
作者:汐间月 更新:2019-09-24

吴宏在从林里走了一遭,里面的野兽确实挺多的,不过一会他便是找到了古兽后代,天蛛,黑色的躯体每个都有碗口那么大,一只死狼身上爬满了这种东西,狼的身体整个都泛黑了,吴宏只捉了两只,这种东西,还是回去研究一下,不然会吃死人的!

回去的时候顺手猎了两头野猪,扛在肩上就这么回去了,回到村子许多人都看着吴宏,这人竟然背着两只野猪,平日里村中青壮的男子,十几人才能抬回一头来,他一个人,小小的身板竟然担得起来!一时间许多少女对吴宏倾心,其中还包括在玩耍的,挂着鼻涕的小豆豆。

吴宏经过雕像的时候,将肩上的一头野猪放了下来,对着那些望着他,满脸带着希翼的村民说道:“小弟吴宏,昨日才来到贵村,听村长说村子里猎到的食物少了,今日出去帮各位带了些肉食,希望大家不要嫌弃!”

村民们听吴宏这么说,心头都十分高兴,村长站在外面,看着吴宏,眼中有些复杂,这样的男儿若是留在村中,也是村子的福气。

金香早就看见吴宏回来了,抱着孩子便是出来了,吴宏将野猪放在门前,对着金香说道:“这头猪应该可以吃三天,吃不完就分些村里的人,不要放的时间太长,容易坏掉!”

金香温热的答道:“恩,我知道的!”

吴宏看了一下,便是对她道:“小诺醒了吗?”

金香说道:“已经是醒了,说是去看彩虹了!应该是在那上面!”

吴宏对着金香说道:“我上去看看,等下回来再帮你弄,就先把野猪放在这里吧!”说完不待金香答应便是飞身上看空中。

在空中看了一会,彩虹却是有不少,小诺就躺在最大的那条彩虹上,吴宏飞了过去,看了一下,小诺竟然是睡着了,也不怕从上面掉下去吗?轻轻的将手穿过彩虹,抱着小诺下去了,这丫头一定是在上面晒太阳,晒着晒着就睡着了。

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,出了房间,来到野猪前,几下就搞定了,金香在一旁看着,脸上掩饰不住的都是笑意,待吴宏处理完野猪,拿出香巾为他擦了擦手。

看着金香轻轻的为自己擦着手掌,吴宏轻声的对着她道:“谢谢!”

“不用客气,我先去做饭了。”说着一个转身,带着笑意离去了。

看着离开的金香,吴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回到房中,在地上盘腿坐下,拿出天蛛开始研究,这东西真的要吃下去?会不会死人?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将它的精华提炼出来?

不知道用火淬炼会怎么样?就像淬炼矿石中的杂质一样,吴宏凝出一团真火,渐渐的靠近天蛛,在火焰下天蛛开始变黑,不断的有焦糊之气散出,难道是火焰的温度不够?

吴宏试着将火焰的温度提升,果然随着温度的提升,外壳焚毁的更快了,一团一团的精气开始外散,这方法可行,真的能将精气分离出去,只是这样就外散到空气中了,看来得做个什么东西来来收集散掉的精气!第一个念头便是鼎!自己只要在鼎的上面吸收精气便行,将天蛛放在鼎内焚烧,自己记得小诺的记忆中,有一个阵法叫做炼天,自己只有把这阵法射在鼎下,便能源源不断的供给火力。

想通了心情也变好了,再也不用担心会不会被毒死了,可是没有鼎该怎么办?

可能是刚才的动静惊醒了小诺,当吴宏抬头的时候,小诺正看着他,吴宏抱着试试的心态问道:“小诺你有鼎吗?”

小诺看着吴宏道:“哥哥要鼎做什么?”

对着小诺一番解释,这丫头终于知道,不过却对吴宏说没有!吴宏心想,没有你就说没有啊,问了那么多,最后你才说没有!

有些沮丧的吴宏,却是听到小诺说道:“这村中有鼎,之前我躺在彩虹上的时候看见了,你可以去问那个白胡子爷爷,他应该知道的。”吴宏听到这里便是急匆匆的出了门。

在厨房,金香手中拿着一张符纸,是村长给她的情咒,村长说只要将符纸当着那人的面燃烧,便可以发挥作用,而自己在燃烧的那一刻也将会受到诅咒,心中下定决心,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,一定要让他留在自己身边!

吴宏找到村长,也顾不得上许多,对着村长便道:“村长,村中可以鼎炉?”事关修炼大计,吴宏只好如此急切的直切主题。

虽然刚和吴宏接触没几天,但今日吴宏的所做所为,村长全部都看在眼里,而且过不了多久,他便会是村中的一份子,对着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便是说道:“祖宗们倒是留下了一尊方鼎,就在后面的荒山,本来我们祖上是有炼丹之术的,可惜不慎遗失了,随着那一代人的离去,那鼎便是荒在那里,也没人抬的动,就没人理它了,也不知烂了没有。”

“村长,快带我去!”

看着吴宏眼中的火热,村长便是在前面带路,虽然不知道吴宏要鼎做什么,但是也没什么好担心的,那尊鼎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任何价值,就算是送给他都没有问题!

村长带着吴宏来到后山,远远的便可以看见那鼎,好大的一尊鼎!怪不得村长会说搬不动,这鼎这么大,是用来炼什么的?或者说什么品级的药才配得上这样的鼎?

村长远远的便停住脚步,对吴宏说道:“此地有些秘密,它处身的周围,这整个后山都是片草不生,像后山这样荒凉的地方,整个春之区都找不出几个!”

经村长这么说,吴宏才注意到,这山上好真是荒凉,出了焦黄的石块,便是无其它东西了,眼中带着疑惑。

村长继续说道:“这鼎不仅是吸收草木的精气,连天地的精气都会吸收,像我们凡人离的近了,也会有生命危险,所以我便只能送你到这里了,你自己在里面小心点!”说完便是下山去了。

吴宏看着此地,心中甚是满意,居然这么的霸道,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宝!倒时候自己不妨对村长说说,让他把此鼎送我。

来到鼎下,吴宏用手摸着鼎的一足,青铜铸成的鼎身,已经有些锈迹斑斑,看上去有种沧桑的感觉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吴宏在抚摸它的时候,心中涌出一股熟悉的感觉,仿佛自己与这鼎似曾相识一样,为了确定刚才的感觉,吴宏又把手放在上面摸了摸,此次竟是没有那种感觉,本以为是自己弄错了,将手抽回的时候,刚才自己手掌摸过的地方竟有血迹隐入鼎内!

这种现象太熟悉,之前拿到鱼蚊剑的时候,不也是这样吗?此物如此神奇,肯定是有灵的,将手放在上面,将神识放出,慢慢的透入鼎中,果然如自己所想,这鼎中果然另有乾坤。

当吴宏把神识全部投入进来的时候,刚打开的缺口便融合上了,鼎中是一片火焰的世界,吴宏站在地上,却能感觉到炙热,天上飘着的云也是火做的,熊熊的燃烧着,连树上的叶子都是火焰的瓣子,枝上的鸟也是火,这世界单纯的只有火。

吴宏对着虚空喊道:“我知道你在里面,何不出来相见?”

对于吴宏的话,并没有任何给出回应,本以为又要上次一样经受什么考验的时候,身前的空间,渐渐扭曲,凝出一个小小的方鼎,鼎上刻着许多奇怪的文字,每一面都有一幅画像,吴宏只是认识其中的两幅,一幅是朱雀的画像,一幅是金乌的画像,都是传说中的火系神兽,另两幅想来也是火系的神兽吧!

小鼎出现在眼前,对着吴宏道:“天尊时隔几纪,你终于是再现人间,火鼎焚天恭迎我主临世!”

听着焚天的言语,吴宏有些蒙了这是哪个哪?自己怎么就成了什么天尊?而且它说时隔几纪?一纪是十万年,几纪之前这个世界上有自己?只好对着焚天道:“你肯定是认错人了,我才不是什么天尊,我叫吴宏,马上就快二十岁了,你肯定是弄错了!”

“天尊现在力量尚小,许多事情都记不起来,但是你肯定是天尊不会错的,就算时间改变了,时空改变了,你体内流淌的血液也不会改变,这血便是最好的证据!”

“我的血是证据?那我父母不也是你口中的天尊?我的血都是遗传他们的!”

“天尊难道都不记得了吗?你的血是特殊的,时间只有你一人可以拥有,就算是你的至亲,都会和你的血相异!”

吴宏一时间也难分真假,他的血真的这么特殊?也没有什么参考,他哪里能知道,反正自己是来借用它的力量的,他若把我当成那什么天尊,不是正合我意吗?对着焚天便是说道:“焚天我这次来,是需要借用你的力量的!”

“难道天尊要开始那个计划了吗?真是太好了,焚天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!”说着还高兴的在空中飞舞了几圈。

“那个计划?什么是那个计划?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?”

“天尊的计划还能是什么?焚天自然是知道,焚天跟你跟的最久了,天尊要打开一扇门,通往这个世界的极尽,这个世界最厉害的便是天尊,可是天尊却说在那里可以更进一步,为此天尊准备了一个完全的计划。”说道这里焚天便是顿住了。

吴宏只好自己问道:“这个世界最强的是身境界?天尊的计划又是什么?”

小鼎听吴宏这么问,便是说道:“天尊您实在是忘记太多的事情了,这个世界最高的境界是仙帝,而你便是仙帝的主宰,万帝臣服的存在,当时天尊觉得自己的力量还未达到至境,觉得上面还有一个境界‘主宰’,您认为只有集结整个世界的精华,才可以打开那扇门,如是你便炼制了我,你要我焚天,将整个世界都给焚炼掉,回到最原始的精华,用它们来打开那扇门!”

吴宏听着便打断了焚天道:“你可千万别说我是那个天尊,这么缺德的事都做的出来,最后肯定是不得好死。”

“虽然你不愿意承认,但是你就是天尊,最后我们熔炼了世界的一角,打开了一条缝隙,从缝隙中出现了一个人,此人是天尊的强敌,他便是从那个世界过来的,为了阻止我们毁灭这个世界。”

“不用想最后那个什么混蛋天尊肯定玩完了,像他这么缺德,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!”

“天尊和那人进行了激烈的大战,整个世界都快被你们打沉了,很多地方都残破不全!最后那人牺牲了自己将天尊给封印了,不过我相信天尊一定会再回来的!”

“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人,他叫什么?真是太崇拜他了,阻止了那个混蛋天尊,你说的残破的世界,是不是指这里?”

焚天看着吴宏,天尊这是脑子有问题吗?不仅骂自己还崇拜自己的敌人?但吴宏的话也不能不答,便是说:“是,也不全是,当时碎掉的地方太多了,许多地方还被拉近了时间缝隙,最严重的便是仙界,被天尊打到了时空深处,仙界也是被打得十不存一!”

“仙界?这个世界有仙界?”

“不仅有仙界,还有神界、冥界、妖界、修罗界、魔界、人间界,就是不知道现在还剩几届。”

“那天尊有没有做过什么好事?”

“好事?有吧?天尊创造了轮回,用来惩罚别人,维护世界的秩序,这便是最大的功劳。”

“这算是什么好事?恐怕对秩序扰乱最大的便是它自己吧!”

“好了,不和你说这些了,那天尊不关我什么事,我这次来是要借用你的力量,来淬炼一些远古兽后代的精气。”

“远古兽?是那时候在地上爬的那些下等生物吗?他们还有存活吗?”

“就算是吧!反正我需要你帮我。”

“天尊的吩咐我一定照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