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九章 濒死
作者:pinky璎珞 更新:2019-09-24

)

看着那抹白色的布料,花蕾蕾并没有立刻就向着那个方向跑过去,而是十分谨慎的放缓了脚步,轻声的走向那里,一边走着,花蕾蕾一边仔细的观察四周看是否有什么不妥之处,很快,花蕾蕾已经一点点的接近了。

这时一阵风突的从面前划过,从那枯树的后面飘起一缕黑色的头发。花蕾蕾的身子猛地一僵,她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,眼眶瞬间泛红,并且有些微微的湿润了,此时,花蕾蕾哪里还顾得了那么许多,她几乎是调动起了自己最快的速度,迅速的向那里跑去。

跑到树前,看着眼前的画面,花蕾蕾整个人都惊呆了,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,花蕾蕾只觉得这一刻,自己似乎已经窒息了,强烈的刺痛一阵阵的冲击着她的心脏,让她有些无法承受。

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,花蕾蕾反复的张了张嘴巴,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,那声音像是从嗓子眼里硬生生憋出来的气息一般,似乎只有这样,她才能保证自己还可以呼吸。

看着被剑钉在树上的夏洛荨,花蕾蕾的身子颤抖的越发剧烈了起来,只见夏洛荨衣服的整个左半边已经被鲜血浸透,面无血色,看上去像是已经没有了呼吸。

花蕾蕾捂着嘴,嚎哭出声,从小到大,花蕾蕾似乎从未有这样痛哭过,此时此刻,花蕾蕾根本无法形容自己的心里是怎样的感受,她只觉得,心口好闷,闷的好疼,似乎有千万把钢刀,齐齐的刺进了她的心口,她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也不愿意去相信这是真的。

“为什么,为什么。”花蕾蕾朝着天大声的嘶吼,然后瘫跪到了地上,双手用力的猛捶着地面,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开始回想起了过去的一切,从她和夏洛荨相识的那一天,在到两个人渐渐的接触,成为伙伴、朋友。从陌生变为知己,这一路的相伴,花蕾蕾知道,夏洛荨对于她而言,早已经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了。

对于花蕾蕾而言,夏洛荨是这个世界上,最重要的人,是她唯一的朋友,唯一的亲人,只有夏洛荨的存在,才能让她感觉到,友情是多么的美好,这个世界,这冰冷的世界,也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温暖。

可老天爷怎么会这样的残忍,这最后的一丝温暖,竟然都不愿意留给她,花蕾蕾的手已经鲜血淋漓了,地上的石子都已经深深的陷进了她手背上的肉里,可花蕾蕾竟是半点也感觉不到疼痛,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勉强的宣泄她已经濒临崩溃的情绪,此时,花蕾蕾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了,她放声的痛哭,撕心裂肺。

刚还放晴的天空,突然乌云密布,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,就下起了瓢泼大雨,冰冷的雨水击打在花蕾蕾的身上,好一会,才勉强唤回了花蕾蕾几分的理智,看着被雨水冲刷着的夏洛荨,花蕾蕾的心口尖锐的刺痛着,她几乎是发疯了一样的冲过去,拼命的想帮着夏洛荨遮挡住那冰冷的雨水。

过了好久好久,花蕾蕾颤抖的身子才总算是平复了几分,脸上的泪水像是断了线一样一刻不停的滑落而下,花蕾蕾颤抖着双手,缓缓的抚上了直刺入夏洛荨胸口的长剑,紧咬着嘴唇,花蕾蕾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才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嘴唇瞬间就被啃咬的鲜血淋漓,可花蕾蕾却是没有了知觉一般。

手上猛然发力,花蕾蕾一把将那把长剑拔了出来,可出乎花蕾蕾意料的是,就在那把剑离开夏洛荨市身体的同时,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,在夏洛荨的胸口处一闪而逝。

看到这一幕,花蕾蕾惊呆了,跟夏洛荨朝夕相处了这样久,这金色的光芒代表着什么,花蕾蕾又怎么会不清楚,瞪圆了眼睛,花蕾蕾的心脏急速的跳动着,她颤抖着伸出一根手指,放在了夏洛荨的鼻下,略有些温热的气息,缓缓的落到了手指上,花蕾蕾能感觉到夏洛荨还有着十分微弱的呼吸,她不确定的用手搭在了夏洛荨的颈部,过了好一会,花蕾蕾才感觉到,那极为微弱的跳动。

心脏剧烈的收缩着,花蕾蕾几乎是发疯了一样的大声呼喊着夏洛荨的名字,用力的摇晃着夏洛荨的身体,夏洛荨还活着,她还活着,此时花蕾蕾的脑子里,就只有这样一句话,不停的回荡着。

“小荨,你睁开眼睛啊,小荨,你醒过来啊,醒过来啊……”花蕾蕾声嘶力竭的哭喊着,可是夏洛荨依旧紧闭着双眼,没有丝毫的反映。

或许真的是她的能力救了她自己,虽然胸口被刺穿,但是光元素依旧有着自主疗伤的能力,自我修复的能力,而且黑暗魔种也一直源源不断的给夏洛荨输送着能量,所以夏洛荨才没有被杀死,虚弱的支撑了这么久。

过了好一会,花蕾蕾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下来,花蕾蕾颤抖着从背包里拿出了夏洛荨制作的生命药剂,小心的,一点点的喂夏洛荨服下。

花蕾蕾记得夏洛荨说过,这些生命药剂,是可以在关键的时刻救命用的,可夏洛荨喝下之后,却是是依旧不见起色。

迟疑了一下,花蕾蕾知道眼下她必须要带夏洛荨去个安全的地方,即使夏洛荨已经昏迷了,可至少她还活着,只要她还活着,那就还有希望,自己和紫苏筱筱的身上都有着不少的药剂,只要能不断的给她补充药剂,给她补充能量,花蕾蕾相信,凭借着光元素的自我修复能力,夏洛荨一定能够脱离险境。

深深的吸了口气,花蕾蕾缓缓的支撑起夏洛荨的身体,事不宜迟,她现在必须赶回去和部队汇合,只凭借着她和紫苏筱筱两个人怕是很难稳定夏洛荨的状态,更何况,一旦生命药剂消耗干净,夏洛荨却依旧没有好转,那后果,花蕾蕾绝对承受不住。

可此时,想要赶回基地,怕是不太现实,不说路途遥远,就是以夏洛荨现在的情况,也根本不适合长途跋涉,如今唯一的办法是回到那个废屋,等待和大部队汇合。这个期间,就只能暂时由她和紫苏筱筱尽可能的帮助夏洛荨维持住生命体征,不管怎样,她绝对不会让夏洛荨有事,也绝对不允许她有事。

“小荨,坚持住,我知道你可以的,不要放弃。”说着,花蕾蕾背起夏洛荨,朝着原路跑了回去。

这边,花蕾蕾正经历着最为痛苦的折磨,而另一边,墨夜尘的部队却是已经到达了黑暗基地。

高高的阶梯上,令狐月坐在他的王座之上,右手轻轻的拖着自己的下颚,眼睛紧盯着身前不远处,站着的灵歌和魔方。

“驻扎的最远,却是回来的最快,看来,你还真是我最可信的人呐。”令狐月冷冷的说道,狭长的眼睛里,布满了阴翳。

听了令狐月的话,墨夜尘有些不屑,哼的冷笑了一声,他这一次回来的目的相当的明确,忍耐了这样久,等待了这样久,他等的无非就是如今这样的一个机会,不过墨夜尘也深知令狐月的能力,想要干掉令狐月,硬碰硬的胜算并不大。所以他只能先试探一下,看令狐月是否已经知道自己回来的用意,不过听见令狐月那冷冷的声音,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。

“你知道有人叛变的事吧?”令狐月开口问道。

这一问,到是让墨夜尘愣了一下,迟疑了一会儿,这才有些吞吐的回应道:“你,你的信里已经写了。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知道就行。”说完令狐月起身,缓缓的走下了高高的阶梯,站在了墨夜尘的身前,眼睛里发出阴冷的光,面无表情的拍了拍慕夜白的肩膀说道:“我想,你应该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什么吧?但是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,别忘记咱们的目标,咱们的理想。”

听到令狐月的话,墨夜尘的身子微微一颤,很显然,令狐月会这样说,怕是已经察觉到了自己有着想要谋反的意思,他之所以会这么说,恐怕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失去帮手,当然,也是给自己的忠告。

墨夜尘紧紧的盯着令狐月那双透着寒光的双目,那副威严的表情,一滴滴冷汗透体而出,渐渐的湿润了脊背,令狐月的气场相当之强,想要跟他抵抗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墨夜尘反复的在心里暗暗的坚定着自己的信念,这一次,他早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,定然不可能在令狐月三言两语之间就有所动摇。

犹豫了一下,墨夜尘用力的推开了令狐月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,冷笑了一声,漠然的开口回应道:“目标,理想?令狐月,你说这些话,难道不觉得太假太恶心吗,这目标,这理想,你根本不应该说是咱们的,只是你想满足你自己的野心罢了……“(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隆重推荐